1

今天特地翹課

跑去聽"宋少卿"老師的演講

想著蓮藕自從上大學後語文程度直落國小程度

為此

藉由老師的演講來寫一篇心得好了

不然蓮藕總有預感

我的語文程度可能會退化成幼稚園

即使身處人文社會學院

2

大學是什麼--完成人格

老師開頭問我們,大學之於我們,意義為何,每個人有自己的答案,而我的答案是--上繳給父母的成績單。

三年前懷著青春熱忱的我,絕對不是這麼敷衍的答案,我有自己的理想,想杏壇芬芳、作育英才,甚至造福社會,關懷群眾,也許能口若懸河、伸張正義。

可是直到今日,日復一日的插科打諢,翹課、上課玩手機、做自己的事情、看小說,對於我來說是家常便飯。

我找不到當初的熱忱了,我總是以玩笑式的口吻告訴父母、告訴親友,我以後要賣雞排、賣網拍、當小上班族。

事實上,那不只是玩笑話,我心底的想法是真的,我想去賣雞排。

我曾經問自己,何以淪落至此。

我自私的將我消失的熱情歸咎於社會的腐敗,政府的無能。

高居不下的失業率、與日俱增的犯罪率,政府不斷的謊言,圖利集團,壓榨貧民,用底層人民的努力成果,堆砌出富人的生活。

大家都在不滿,卻又安於現狀。想反抗的沒能力,有能力的不願反抗;生病的是這個社會,還是自甘墮落的沉默者。

我只能不斷接受大量的負面能量,生活無不在告訴我,你的努力,不值一提,你的耕耘,終究是船過水無痕。

硬著頭皮,扛著父母的期望,曾經發下的豪語,一步一步,既無奈、卻只能樂觀的前進。

回到老師的答案,從國小、國中、高中再到大學,大學是奠定人格的地方。

做人應當惜緣。

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

國小的畢業典禮,每個人哭得淅瀝嘩啦,即使不懂離別的意義,卻仍是於心有戚戚焉。

可沒想到過兩個月,我們就在國中相逢了,回頭想想,國小哭泣的原因真窩囊。

國中的畢業典禮,眼眶含著淚,擁抱著相處三年的同學,這次是到了高中,能再同校的機率更是屈指可數,心中只生出些許惆悵。

雖然有些孽緣高中仍是見面了,但曾經的摯友是真的在他方了。

高中的地業典禮,大多數人都是興高采烈的議論著等會兒去哪裡玩,然後晚上要去吃謝師宴,一個班級只有幾個人團抱著哭泣。

這次是真的只能靠同學會來見面了,但眼淚卻是找不著了。

時間讓我們成長,學習許多詞彙,知足、惜緣,可是我們卻彷彿感染了冷漠,慢慢的看輕了離別。

這樣的我們是真的成長了嗎。

隨著年歲的成長,大學到外地讀書,每次從家裡回到學校宿舍,我曾經毫不在乎,總覺得下次還會再見,對於家人之間的相處,我更平常心處理,常常睡到七晚八晚,醒來時家人都出去了,要不就是窩在房裡玩電腦,直到看了"爸爸去哪兒",我才忽然發現,和家人的相處是多麼難得,開始會想念家人想的哭泣,回到家裡,也不再是抱床守電腦,而是父母到哪兒,我就跟到哪兒。

我想補回那些我浪費的時光。

隨著時間緊跟著我們的還有日漸堅固的框架。

小時候的我們,曾經天馬行空地描繪出未來藍圖,用事情的單純面,用歡樂跳脫的思維,去看待一件事。

可是直到今日,每當我們思考問題時、看待事情時,總是先入為主,以固有的框架去審視,更甚於以偏概全。

是什麼讓我們的思想跟著時間固化,是教育、是社會、還是環境,也可能是以上皆是。

其實我覺得,跳脫窠臼,應該可以廣義的解釋為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。

或許是將心比心,從他方的立場去做解釋;也可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妄加揣測。

3

果然語文能力退步了

寫到後來一直停頓、詞窮

好桑心

來寫個結尾好了

寫完溜去看小說

4

今天的演講受益良多,老師的用語非常淺顯易懂,偶爾可以稱之為粗俗,但是,如果可以將自己的所要表達的觀念,以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傳授給他人,其方法的瑕疵是可以忽略的。

模糊的印象中,有位古人就是以迎合某位國君的想法,而加以遊說,最後讓此為國君完成自己所欲為之事。

這樣子相比長篇大論,引經據典,更加有效率,事半功倍。

但是其粗俗也需拿捏有度,若是一昧地只為博取聽者的注意,而不斷以低俗、有失身分之言語博取關注,這不免令人嫌惡。

所以老師也提到,說話是一門學問。

5

#Doctor異鄉人#

wuli鍾碩大發

演技更加精湛

雖然劇情節奏很快

預告有的在第一集都上演了

但是

鍾碩還是撐全場

6

為什麼木有一種職業

是在家裡翹腳看小說就有$拿啊

好無奈

7

純粹湊標題

路從今夜白

待看名單首位

是我喜歡的墨舞碧歌

寵起來超級好看的文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蓮藕氏 的頭像
蓮藕氏

蓮藕氏讀書記事

蓮藕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